棒球帽子mlb
歡迎點擊宜賓趙一曼紀念館!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您的位置:網站首頁 > 學術研究 > 正文
史上最讓人心疼的遺書 出自這個宜賓人
2017-6-22 17:50:55

時光飛逝,赤膽忠心人依舊;滄海橫流,金戈鐵馬血仿佛。

趙一曼,抗日民族英雄,宜賓本地人,她的光輝事跡值得每個宜賓人頌揚。大型話劇《趙一曼》將于3月2日至3日在成都市錦城藝術宮公演兩場,3月13日、14日連續兩天在北京首都劇場演出。

本劇截取了趙一曼從10歲至31歲犧牲前的若干生活與戰斗的場景。在話劇中,你能看到趙一曼從一個活潑、調皮的小女孩,到成為一名知識份子,再到成為一名黨員,最后成長為優秀的無產階級革命戰士、抗日民族英雄的過程。

一封與子遺書、一張母子合影,這是作為母親的趙一曼留給孩子的最后念想。在敵人面前堅貞不屈的女英雄,提到最牽掛的孩子時,流露出母親特有的柔軟。寥寥數語,至今催人淚下。

地下工作危機四伏

趙一曼將“寧兒”寄養在他人家

看到這封遺書的“寧兒”,承受過怎樣的痛苦,已不得而知。他的大女兒陳紅記得,父親生前常拿一句話叮囑自己,“不要忘記你是趙一曼的后人,不能給奶奶抹黑。”

更多時候,陳紅同其他人一樣,用“趙一曼”稱呼自己的奶奶。

在她的家中,一小尊被玻璃罩保護的雕像擺放在客廳最醒目的位置。這是矗立在四川宜賓翠屏山的趙一曼塑像的微縮版,以陳紅為原型塑造。老人們說,陳紅和奶奶長得很像,尤其是秀氣的臉龐與一雙靈動的眼睛。

趙一曼犧牲時年僅31歲。陳紅對奶奶的印象,只得停留在照片與文字中。她記得,17歲讀高中時,父親曾寄來一封信,內附當年在東北烈士紀念館的手抄遺書及奶奶的照片。

成為“趙一曼”前,她是出生于四川宜賓縣地主家庭的李坤泰,字淑寧。1924年,在大姐夫鄭佑芝的介紹下,李坤泰加入社會主義青年團。1925年五卅運動之際,她帶領2000多名宜賓學生參加反帝愛國游行,并加入共產黨。同年,黃埔軍校武漢分校首次招收女學生,她由中共宜賓黨組織推薦報名,經考試錄取。

在黃埔軍校學習一年后,由于表現優異,組織派她去蘇聯中山大學學習。1927年9月,她和四十多名同志登上一艘蘇聯商船,這其中就有后來成為她丈夫的陳達邦。

陳達邦與趙一曼。

1928年冬,因國內急需女干部,組織安排趙一曼提前回國。此時,她已經身懷六甲,且患有肺病。臨行前,丈夫陳達邦將自己的懷表送給她,既作為紀念,也備路上的不時之需。

只身回國后,趙一曼先后到宜昌、上海等處做地下工作。1929年1月,孩子在動亂中降生,母親為其取名“寧兒”,寄意一生安寧。

當年9月,趙一曼即被派往南昌,在中共江西省委工作。年底黨機關遭破壞。身無分文的趙一曼,背著寧兒沿途乞討至上海。困窘時,丈夫送的懷表也被賣給船老板以抵船票。

地下工作危機四伏,為了寧兒的安全,趙一曼找到從未謀面的小姑子陳琮英(注:任弼時夫人)。陳紅回憶,曾聽姑奶奶陳琮英提起過,陳達邦臨別前曾叮囑妻子,回國有事可以找這個妹妹商量。兩人一商量,決定將尚在襁褓中的寧兒送到武漢陳達邦堂兄處寄養。當時,寧兒兩歲。

趙一曼、寧兒合影。

送去寄養前,趙一曼曾抱著寧兒走進上海一家照相館,拍了張照片,寄給親友及遠在蘇聯的丈夫。1931年“九一八”事變后,東北淪陷,白山黑水遭日寇踐踏。趙一曼主動向組織要求去抗日前線。

自此,母子再未相見。

烙鐵燙、灌汽油、上電刑……

日寇毒刑未能逼趙一曼招供

這封遺書是趙一曼在被押送至珠河縣行刑(注:現名尚志市)的火車上寫成的。即使到了最后時刻,在寫給兒子的遺書中,趙一曼也沒暴露自己的身份,繼續用化名。

剛到東北抗日前線時,她用“李一超”的名字,在中共北滿省委從事工人運動。在一次罷工失敗后,因為暴露身份,轉移到了當時的珠河游擊區工作,后來她被派往東北抗日聯軍第三軍,在一師二團任團政委。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她改名趙一曼。

當年的抗聯戰友韓光(注:后曾任中紀委常務副書記)曾回憶,敵人掃蕩得厲害了,抗聯戰士就躲在烏吉密四方頂子西坡上的窯洞里。大家只談如何打日本人,也不拉家常,不提真名實姓。趙一曼最喜歡和他談歷史上的女中豪杰,她曾說,男人能做到的女人也能做到。

1935年秋,由于敵人瘋狂掃蕩,珠河根據地遭到嚴重破壞,縣委決定,第三主力軍遠征,開辟新的游擊區。主力部隊遠征后,趙一曼繼續留在珠河鐵道南北,領導游擊戰爭。

11月15日,趙一曼所在的部隊五十余人,被三百多名日偽軍包圍。趙一曼左臂受重傷,被轉移到侯林鄉西北溝的一處窩棚里養傷。11月21日,特務發現了窩棚里的炊煙,向珠河縣日偽當局報告。第二天,30余名偽警察包圍了窩棚,戰斗中,趙一曼左腿中彈被俘。

日軍對趙一曼持續刑訊,將其折磨得奄奄一息,又把她送往哈爾濱市立醫院搶救。

在醫院治傷期間,趙一曼的斗志及愛國宣傳感染了看守董憲勛和護士韓勇義。1936年6月28日,董憲勛和韓勇義秘密將趙一曼背出醫院逃跑。6月30日,三人在即將逃出日偽軍控制區時被敵人發現,趙一曼被送入哈爾濱警務廳牢房內。

1956年,作為特別軍事法庭在太原審判的8名戰犯之一,當年的偽濱江省警視廳特務科外事股長大野泰治供述了他對趙一曼的初次審訊。他說,當時趙一曼的手和腿都受傷了,我拿鞭子數次打了她受傷的手,并且戳捅她的傷口。

至今,哈爾濱公安局還保留著當年日軍審訊趙一曼的兩冊塵封檔案,里面記載了趙一曼被日寇殺害的全部過程。烙鐵燙、灌汽油、施以電刑……慘絕人寰的刑訊均未能逼趙一曼招供。

檔案記載顯示,直到犧牲,日寇也沒弄清趙一曼的真實情況,僅記錄趙一曼自稱“湄州人”。“那是奶奶家鄉一句玩笑話,小孩遇到倒霉事,會自嘲‘走湄州’了。”陳紅曾解釋。

發現無法從趙一曼的口中得到有用的情報后,日軍決定把她押送到珠河縣槍斃“示眾”。1936年8月2日,趙一曼被押上去珠河的火車。

預感到即將犧牲,她在車上向警察要來紙和筆,寫下給孩子寧兒的遺書。因審訊的檔案材料全部以日文所寫,遺書是被譯成日文之后附在檔案材料之后。

1936年8月2日,年僅31歲的趙一曼走向刑場。她一路唱著《紅旗歌》。每當東北抗聯戰士犧牲時,戰友都要唱這首歌為他送行。歌詞是這么寫的:“民眾的旗,血紅的旗,收殮著戰士的尸體……”

“寧兒”將趙一曼三字刺進皮膚

卻不領烈士撫恤金

趙一曼犧牲后的很長一段時間里,民眾并不知道女英雄的真實身份,包括她至親的家人在內。

陳紅告訴記者,父親少時曾向養父母追問生母的下落。但養父母其實知道的也很少,只得告訴他,你媽媽可能在東北,是個共產黨。1948年在南京,父親曾聽他的堂姐說,你的母親是個做過不少工作的共產黨員,名叫趙大姐,已去世多年了。

1950年,電影《趙一曼》上映,舉國都被抗日民族英雄堅貞不屈的事跡所感染。陳掖賢也去看過那部電影。這期間,趙一曼二姐李坤杰,即后來帶大陳紅的“姨婆”,始終沒放棄尋找妹妹的下落。

1954年,組織確認,趙一曼即李坤泰。陳掖賢得知自己的母親就是趙一曼后,去到母親生前戰斗過的地方走了一遭。在東北烈士紀念館里,他見到了母親的那份遺囑,嗚嗚痛哭一場。回家后,他便用鋼針將“趙一曼”三個字刺進皮膚,紀念母親。

陳掖賢原本人民大學外交系畢業,但他更愿意當教師,教他最擅長的形式邏輯,便去到北京工業學校(后合并到北京機電研究院)教書。1982年去世前,他還在叮囑兩個女兒,“不要覺得烈士后代特殊,要過平民百姓的生活,自己的事自己辦,不要給別人添麻煩,記住,奶奶是奶奶,你們是你們!否則,就是對不起奶奶。”

陳紅姐妹要父親放心,她們認為自己本來就是普通人,也喜歡平平淡淡的日子。知青下鄉、農村勞動、招工返城……陳紅一樣沒因身份特殊而繞過。1987年,她和愛人離開北京來到四川成都,陳紅被安排到四川省大件運輸公司工作,直到前兩年退休。

多年來,她從不向外人主動提及自己烈士后人的身份。就連在公司共事多年的同事,也想不到她會同女英雄趙一曼有何聯系。曾經,小區有鄰居看到電視上播放紀念趙一曼的節目后,見面問陳紅:“我看趙一曼的孫女跟你長得很像呀?”陳紅趕忙否認,“你看錯了,不是我。”

在趙一曼的犧牲地,東北人民對這個名字格外敬重。尚志市當地曾多次邀請陳紅遷來工作和居住,既為照顧烈士后人生活,也便于她參加宣傳奶奶及東北抗聯的活動,但陳紅并未接受這一提議。

她解釋,自己原本就是很普通的人,本應過普通的日子。妹妹出國后,作為趙一曼在國內的唯一后人,她愿意盡一切努力宣傳奶奶和東北抗聯的精神,但自己并不愿生活在公眾矚目的環境下,她更擔心,稍有不慎會影響奶奶的聲譽。

年少時,因為太渴望參軍,陳紅曾拿出父親寄來的手抄遺書,自己照著工工整整抄了一遍。在奶奶與父親那張合影背面,還寫下了“繼承革命遺志,將革命進行到底”的字樣。

“我自己也說不清是為什么。”陳紅笑稱,以前總覺得奶奶是英雄,離自己很遠。但也許,對奶奶的情感已經內化為一種人生信念。(綜合《北京青年報》等)

趙一曼給兒子的信

寧兒:

母親對于你沒有盡到教育的責任,實在是遺憾的事情。

母親因為堅決地做了反滿抗日的斗爭,今天已經到了犧牲的前夕了。

母親和你在生前是永久沒有再見的機會了,希望你,寧兒啊!趕快成人來安慰你地下的母親!

我最親愛的孩子啊!母親不用千言萬語來教育你,就用行動來教育你。

在你長大成人后,希望不要忘記你的母親是為國而犧牲的!

一九三六年八月二日

你的母親趙一曼于車中


 
 
 
 
 
CopyRight,YBZYM.CN,Inc.All Rights Reserved
未經書面授權,不得復制或建立鏡像
蜀ICP備17031451號  
棒球帽子mlb 摇钱树内部资料香港 球探体育比分老版本 陕西快乐十分0628040期开奖 快乐十分网上购买平台 玩pk10有真正赚的人吗 云南11选五走势图 正版四不像一肖中特l 重庆时时开奖号码公告 牛魔王捕鱼 吉林快三预测